Youthlaw
青法網熱線

星期一至六
早上10時至凌晨2時
星期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電話:8100 9669
index
邊青問題新現象
吸毒行為
犯罪違規

性危機

犯罪違規

(02)

青少年易陷入網上危機

早前有不法分子訛稱「婦科女醫生」,在「微信」及「WhatsApp」等手機交友程式,恐嚇或誘騙數名少女進行非法性交,事件引起社會高度關注。有傳媒更認為,今次事件可能是香港歷來最嚴重的網上風化案。

現今網絡和智能手機的世界多姿多彩,但同時亦存在不少灰色地帶。青少年稍有不慎,便容易墮入陷阱,成為受害者,甚至犯事也懵然不知。青少年對網絡的危機意識不足,往往帶來嚴重後果。美國每40分鐘便有一宗與facebook有關的罪行發生。美國電腦保安公司Trend Micro曾表示,社交網站是充滿騙子的地方。

而香港警務處的數據顯示,2011年的網上罪案達2,206宗,對比2010年的1,643宗,大幅上升34%。雖然警方對涉及青少年的網絡罪案,暫未有公開清晰的分類準則,但我們估計,青少年的網上違規行為,或他們成為受害者的事件,日後將不斷增加。

根據香港青年協會「青年違法防治中心」社工的前線經驗,青少年涉及的網上罪行,主要為網上詐騙、盜竊、發布淫褻物品,以及因網上言論帶有嚴重攻擊成分而犯下誹謗罪等。他們大部分都是因一時貪玩,或是對法例的無知;即使有青年認識網上犯罪的法例,亦會抱著僥倖心態,認為網上犯罪容易隱藏,不易被人發現,甚或輕視網上犯罪的刑責。

智能手機的社交應用程式推陳出新,青少年使用不當,也有機會成為網上罪行的受害者。例如近期一個於香港及內地都十分流行的應用程式,用戶只要將手機搖一搖或一按掣,就可以尋找及結識身處在1,000米範圍內的陌生網友;吸引了一批喜歡新鮮事物的青年,嘗試以這種方法結識新朋友。但與此同時,亦讓不法分子有機可乘,以此工具來引誘網友見面,從而作出詐騙、性侵犯等行為。內地亦有類似的欺詐、搶劫、強姦等案件發生,特別以女性受害者為多,引起不少討論及迴響。

由此可見,青少年除了要認識和遵守相關法例外,亦要懂得自我保護。以下五項提示,均值得大家參考。包括︰
(1) 小心選擇網友,提防網友可能隱瞞真正身分;(2) 避免隨意於網絡及手機交友應用程式公開個人資料;(3) 避免將個人的性感相片(裸照更須切忌)上載到互聯網或社交網站;(4) 應假設上載至互聯網及社交網站的任何資料,均會永久保存;(5) 盡量避免手機開啟「被搜尋」的設定,以防止不良分子確定你所在位置而作出犯事行為。

社交網站已成為青少年生活的一部份。在擴大社交網絡,與人分享生活點滴的同時;當中不少危機,實在不容忽視。青少年必須學懂自我保護,合法和適當地運用這些應用程式。此外,有關的預防教育須持續推廣,及早教導青年人善用互聯網,並且提醒他們在虛擬世界中應有的行為與態度。我們亦須加強青少年認識網絡風險及法律後果,讓他們在一個安全環境下,運用日新月異的新科技。

香港青年協會「青年違法防治中心」督導主任陳文浩

返回頂部
(01)

暴力行為也升「呢」?

打開報章雜誌的港聞版,每星期總會有幾篇報導,是有關於青少年使用暴力的案件,案中的犯事青少年大多只有十五、六歲,但受害人往往被打至頭破血流,傷勢嚴重,情況令社會大眾關注。從案件的背景資料顯示,大部份犯事青少年都有曾使用暴力的紀錄,又或者在成長時曾經受到暴力對待。究竟青少年暴力行為是如何形成? 同時,他們的暴力行為又為甚麼會變得更嚴重和頻密?

要了解青少年暴力行為「升級」的原因和過程,我們可以從美國犯罪學學者Athen(1992)的暴力行為化理論(The Process of Violentization)加以理解。Athen指出,暴力行為的形成和「升級」,主要經歷四個重要的演化階段:

  • 兇殘化階段 (Brutalization Stage)
    此階段包括使用暴力征服他人(Violent Subjugation)、個人恐懼(Personal Horrification) 和暴力行為的鍛鍊(Violent Coaching) 三個過程。這階段描述了兒童及青少年在其所屬的團體中,受到權威人物使用暴力對待,並迫使他接受其權威。另外,目睹他人受到暴力威迫而感到恐懼,亦是兒童及青少年兇殘化的開始。
  • 好戰性階段 (Belligerency Stage)
    青少年在日常生活中,會因為情緒上的困擾而感到不安。為了減低或終止這個使其痛苦的經驗,他們便會開始對其他人,特別是激發其憤怒及不安的人,進行攻擊行為,以達到發洩及平復情緒的目的。
  • 暴力表現階段 (Violent Performance Stage)
    當青少年多次重複使用暴力後,會潛移默化地相信,使用暴力可以使受害人或身邊的人對其產生恐懼而屈服,青少年的暴力行為便會被強化(Reinforced)。而通過強化後的暴力行為,便從偶發性行為(Occasional Behavior)變成慣性行為(Habitual Behavior)。
  • 憎恨及惡意階段 (Virulency Stage)
    當青少年長期並慣性地使用暴力,他們會自我投射出外面的社會是充滿暴力及不安全,同時覺得其他人對自己存有敵意,青少年因而對社會和別人懷有憎恨及惡意,並隨時準備使用暴力對待他人。

 

從以上分析,我們可以理解到,暴力案件中的青少年對使用暴力已經「習以為常」和「合理化」。因此,專業人士的及早介入和協助是必需的。例如,以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為本(Rachman, 1997; Beck, Rush, Shaw, & Emery, 1979),配以個別輔導或小組輔導,從而處理青少年暴力行為的錯誤價值觀,並提升他們對憤怒管理、衝動管理、朋輩壓力處理,以及解難等各種技巧,建立正向生活模式及規劃個人發展目標,是有效令青少年停止暴力行為的專業治療。

香港青年協會青年違法防治中心歡迎有需要的青年人及相關人士,致電熱線8100 9669與我們尋求協助。

青法網

資料來源:
Athens, L. (1992). The Creation of Dangerous Violent Criminals. Illinois: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Beck A.T., Rush A. J., Shaw B.F., & Emery G. (1979). Cognitive Therapy of Depression.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Rachman, S. (1997). "The evolution of cognitive behaviour therapy". In Clark D, Fairburn CG & Gelder MG. Science and practice of cognitive behaviour therap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內容屬香港青年協會青年違法防治中心所有,任何轉載或引用,必須列明本會出處,違者必究。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