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hlaw
青法網熱線

星期一至六
早上10時至凌晨2時
星期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電話:8100 9669
index
律師文章分享

合作伙伴:law society hk
預防性錦囊

預防性錦囊

青少年錦囊

預防錦囊

預防青少年墮入樓上吧危機錦囊

預防青少年墮入援交危機錦囊

青年人安全使用互聯網及手機應用程式錦囊

青少年預防從事違法及潛藏危機工作的錦囊

XXXXX
擅取櫃員機遺留款項

預防性危機錦囊

抗毒錦囊

預防網上罪行錦囊

預防青少年墮入樓上吧危機錦囊

預防青少年墮入援交危機錦囊

守法十式

使用網絡與手機交友程式錦囊

XXXXX
助人處理財產或變「洗錢」共犯

危險藥物一般的判刑指引

交通意外的刑事和民事責任

交通意外隨時小事化大

甚麼是警司警誡?

坐監要問醫生

性危機
犯罪違規
非禮

當值律師計劃

甚麼是「侵犯」

同居男女的家庭居所分配

管養權及贍養費

醉酒駕駛與危駛的新刑罰

不誠實使用電腦

在公眾地方犯的妨擾罪

有關觸犯危險藥物條例

偷拍是否有罪

虛擬世界有法可依

刑事案上訴的權利

網絡法規

性騷擾審訊屬於民事

青少年的性犯罪陷阱

構成襲擊罪條件

說粗口犯法嗎

界定「公眾地方」的涵義

商戶可否拒收硬幣?

版權需要登記嗎

民事訴訟虛假陳述要負責

工傷賠償安全不足問題


聲明

香港律師會鄭重聲明,本文所載庚內容是參照文章刊登日適用法律而提出看法,並不構成任何法律意見。讀者如有個別法律問題,應當就其個別情況向律師徵詢意見。
本文內容純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律師會立場。
任何人士如因文章所載或漏載的資料而引致任何損失或損害,香港律師會及撰寫文章的律師絕不承擔任何責任。

擅取櫃員機遺留款項

王先生談及他有一次在櫃員機提款後忘記提取鈔票便離開,其後鈔票已被人拿走;他報警及聯絡銀行後發現,有人拿走他遺留的款項,並繼續操作提款機,結果行蹤敗露。王先生想了解該涉案人所犯之罪行及刑罰。任何人如拿走他人遺留在櫃員機的款項,並據為己有,有可能構成盜竊罪。根據香港法例《盜竊罪條例》第210章第9條,任何人如不誠實地挪用或佔有,並意圖永久地剝奪屬於他人的財物或財產(包括動產及不動產),即屬犯盜竊罪。

任何人犯盜竊罪,循公訴程序定罪後,最高可判監10年。裁判官會根據被告的個人背景、案情及感化官報告等,作出不同判刑。一般初犯者,通常會以罰款形式處罰,亦有可能要接受感化令或社會服務令。當然,無論罰則輕或重,盜竊案罪成者均會被留有犯罪紀錄 (案底)。這或會對求職 (尤其是政府工作)、從事牽涉到處理他人錢財或個人誠信的專業行業 (例如銀行、會計師、保險、律師、股票、投資顧問、地產經紀、上市公司的董事等等)、出外旅遊、公幹、海外升學及移民等各方面,帶來一定的影響。

各位市民,日後如發現有人遺留款項在提款機,應立即喚對方取回。若不知道誰是提款者,應將款項交予警察或銀行職員。此外,如果鈔票在若干時間後仍未有被人拿走,提款機是會自動將鈔票收回的。大家切勿因一時無知或貪念而付出沉重代價。


    轉載自香港律師會《法律通識》


    返回頂部

    助人處理財產或變「洗錢」共犯

    林先生指他與失散多年的好友「旺仔」重逢,深感高興。言談當中,旺仔向林先生介紹一條「益兄弟」的財路 ─ 林先生要先以自己的個人名義開設一個銀行戶口,旺仔就會將數百萬元的款項存入該戶口,林先生只需根據旺仔指示每月將數百萬元的款項轉帳到澳門,便可輕而易舉地從中獲得百分之一作為報酬。林先生聽後即蠢蠢欲動,但後來又覺得「無咁著數」,現想向律師請教當中是否有任何法律風險?
    其實這個安排本身已令人產生懷疑,當中很有可能已經觸犯香港法例《販毒(追討得益)條例》(第405章)第25條及/或《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455章)第25條對於有關處理「可從公訴罪行/販毒得益的財產」的規管。此項刑事罪行的要素主要可以分為(1)犯罪行為(Actus Reus)及(2)犯罪意圖(Mens Rea)。

    可罰500萬監禁14年

    1.  犯罪行為  
      處理「可從公訴罪行/販毒得益的財產」法例對於「處理」的定義非常廣泛,當中包括(a)收受或取得該財產;(b)隱藏或掩飾該財產;(c)處置或轉換該財產;(d)將該財產運入香港或調離香港;或(e)以該財產借貸或作保證。所以,假若林先生收取該筆款項及將其轉帳到澳門,就已經符合上述「處理財產」的定義。
    2.  犯罪意圖
      犯罪意圖方面,法例的定義相當闊,當中包括「已知道」(Knowingly)及「有合理理由相信」(Have reasonable ground to believe)。事件中林先生雖然不知道旺仔的巨款是否來自犯罪得來的利益,但只要我們採用「合理人」(Reasonable Man)的標準,一般人在接收到來歷不明的巨款時,只要稍為想一想,就不難判斷出該財產很有可能是來自犯罪的得益或利用於犯罪的投資等。

      最後,我們藉此機會提醒林先生,此項罪行的刑罰相當重,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HK$5,000,000及監禁14年。所以,我們叮囑林先生,切忌為了少許利益而答應旺仔,以免誤墮法網。

    轉載自香港律師會《法律通識》


    返回頂部

    危險藥物一般的判刑指引

    根據調查發現,香港現時常見販運及管有(服用)危險藥物有三種,它們分別為“氯胺酮(Ketamine)(俗名:K)”、“亞甲二氧基甲基安非他明(Ecstasy)(俗名:狂喜、忘我)”及“海洛英(Heroin)”。香港法院根據有關案例就上述3危險藥物作出以下判刑指引:

     

    1.      “狂喜、忘我”及“K仔”

     

    根據香港上訴庭合併案例CAAR7/2006CAAR126/2007,“狂喜、忘我”及“K仔”是一種治療精神異常的藥物(Psychotropic drug)亦是現時很多21歲或以下青少年常服用的危險藥物。在很多情況下,青少年會將上述兩種危險藥物交替服用。在濫用服用“狂喜、忘我”及/或“K仔”後,會有很大機會導致服用者在心理上倚賴(psychological dependence)該兩種危險藥物。該案例中的法官認為“狂喜、忘我”與“K仔”性質相近,在判刑上應作出一致指引。鑑於舊有的案例HKSAR v LEE  Tak-kwan [1998] 2 HKLRD 46只就Ecstasy作出判刑,並且年份亦相隔很遠,所以法官將舊有的判刑修訂如下:

     

    數量

    判刑

    1.      1克或以下

    法官酌情處理

    2.      超過1克至10

    24

    3.      1050

    46

    4.      50300

    69

    5.      300600

    912

    6.      6001000

    1214

    7.      超過1000

    14年以上



    轉載自香港律師會《法律通識》


    返回頂部

    交通意外的刑事和民事責任

    一般的交通意外,違法的一方〔以下簡稱為「被告人」〕,除了會被刑事檢控,須接受停牌、扣分、罰款,甚至監禁等懲罰外,還有機會被苦主循民事訴訟途徑追究責任。由於《證據條例》(香港法例第八章) 62(1)條訂明:“在任何民事法律程序中,任何人曾在香港就任何罪行被任何法庭定罪或在任何法庭席前被定罪的事實 接納為證據,以證明該人曾犯該罪行”因此,倘苦主引用這條法例向被告人以民事程序來追究責任,勝算甚高。

    但若果因某些原因被告人在刑事訴訟中,被裁定為無罪或控方因證據不足並未就交通意外的任何一方提出起訴,苦主是否就不能向被告人追究責任呢?答案是:否,因為苦主還可以以「疏忽」為法律基礎向被告人索償。由於民事訴訟的舉證標準只是需要原訴人證明其指控的真確性比起指控失實更有可能,較刑事訴訟的排除一切合理疑點標準為低,因此,即使被告人未因有關意外而被裁定為有刑責,並不表示原訴人一定不能成功循民事途徑向被告人追究責任及索償。換句話說,雖然證據不足以100%證明被告人有罪,但若苦主能證實其指控的真確性多於50%的話,被告人便有責任向原訴人作出賠償。]

    要證明被告人有疏忽,原訴人必須能夠證明:

    1.      被告人在法律上對他有謹慎責任;

     

    2.      被告人違反了該責任;

     

    3.      原訴人因被告人違反了該責任而受到損失及/或傷害;及

     

    4.      該等損失及/或傷害不是超乎預見之外,亦即是原訴人的損失及/或傷害是合理地可預見的。


    轉載自香港律師會《法律通識》

    返回頂部

    交通意外隨時小事化大

    很多駕駛人士對發生交通意外後應該採取的措施都不太清楚。他們會問:「是否要立即撥打999?」,「要把車停在原來的位置等待交警到場?」或「祗是 碰壞了路旁的”死車”,要報案嗎?」。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56條,司機在「撞車」後(包括無人受傷的情況),第一個法律 責任是必須要把車停下來。

     

    如果當時的路面環境不許可,例如停車可能造成危險,司機可以把車輛停在附近的安全位置。假若有人受傷,司機便必須等候警員到場協助調查,期間不得移 動車輛,緊急救命救火等除外。撞傷了其他人而不顧而去固然是嚴重罪名,發生無人受傷的交通意外而遇事不報也會觸犯刑法。有些司機以為沒有人看見便可逃之夭 夭,但往往有人目擊或有閉路電視拍下過程。更為愚蠢的是司機為了逃避責任而找人「頂包」,結果他和頂替者一同干犯了「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罪行,若罪名成立 便大有可能被判監禁。

     

    駕駛人士應緊記,遇上交通意外時,首先要保持鎮定,然後把車停下來。若果不能立即停車報案,也必須盡快及不遲於意外發生後24小時,親自前往最近的警署或向任何警務人員報告。而所作出的報告,如有任何虛假的陳述也是刑事罪行。

     

    因為原本是小事一樁的交通意外而導致被刑事檢控,重者鎯鐺入獄,輕者也背負終身的犯罪紀錄,是何等不值的事!

     

    值得順帶提醒車主及司機的是:凡遇上涉及傷亡或損壞他人財物的交通意外,事後要及早向保險公司提交書面交通意外報告。詳情應諮詢專業的律師或保險從業員

    轉載自香港律師會《法律通識》


    返回頂部

    當值律師計劃

    林先生表示早前被警方查獲藏有危險藥物,被控管有危險藥物罪,上星期在裁判法院首度提堂,有當值律師代表,排期下星期正式聆訊。他說上星期的律師代表費用全免,但若要繼續獲得律師的辯護,則須到法庭聯絡處接受入息審查。他想多了解情況。

     當值律師計劃涵蓋裁判法院約三百多項刑事罪行,﹝見www.dutylawyer.org.hk網頁的「控罪範圍一覽表」﹞少年法庭、死因研究庭、小販牌照上訴及引渡聆訊,為合資格人士提供律師代表聆訊服務。林先生被起訴的罪名是受該計劃涵蓋。

     在裁判法院,計劃由法庭聯絡處統籌。在案件首度提堂,法庭聯絡處會安排律師代表被告而無須繳付手續費或通過入息審查。但林先生若想在日後的耹訊中繼續有 律師出庭辯護,則須到法庭聯絡處接受入息審查,對其個人之經濟狀況作出聲明,現時合資格的入息限額為年薪不超過港幣131,860元。法庭聯絡處或會要求 申請人提供入息證明,如銀行存款單、糧單、租單或薪俸評稅通知書等。要留意,凡故意在聲明中提供虛假資料是刑事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刑罰及監禁不超過兩 年。

    通過入息審查後,林先生只要繳付港幣436元的定額手續費,不論案件耹訊時間的長短,皆可獲得律師出庭辯護的服務。一般情況,領取綜援人士可獲豁免該定額手續費。當值律師服務總幹事也可酌情豁免財政上有真實困難的人士。
    此後,獲聘的律師會在審訊前與被告會面,討論及聽取指示,並會在耹訊其間為其辯護。林先生可接觸法庭聯絡處,儘早尋求協助。


    轉載自香港律師會《法律通識》


    返回頂部

    甚麼是警司警誡?

    有學生家長的11歲兒子阿明因在校內偷了同學的遊戲機被補,她諮詢應怎樣解決案件問題?甚麼是檢控?

     

    所謂檢控,亦即正式落案,傳召犯事者上庭,經法庭審理判決。警方可以照一般案件處理,將少年犯人起訴交由少年法庭處理。同時家長可聘請律師與警方商討以警司警誡的形式了結案件,案中阿明所犯的罪行輕微,年紀小可要求警司警誡,或向受害人道歉便可獲准不會予以檢控。

     

    不檢控並不代表將事情姑息不了了之,最低限度,警方也會施行所謂警司警誡,警誡實質是警告的意思,事主必須事前承認有觸犯該事,否則警方不會這樣做。警司警誡雖然沒有帶犯事者上庭,因此未有給法庭定過罪,但是,犯事紀錄會存在於警方的檔案中,日後如果阿明再次犯事,警方是很容易從電腦將之找出的。警司警誡的措施,旨在讓警方就該名少年犯事人行使酌情權,不小題大做,而無須交由少年法庭審理。該名接受警司警誡少年人須接受警方的監管,而最長年期為兩年或直至十八歲生日。(兩者中以較短的期限為準)

    案件是否適合進行警司警誡須考慮以下因素:


      1. 有足夠的證據檢控犯案人;
      2. 少年犯自願及明確地認罪; 
      3. 少年犯及其父母或監護人同意接受警誡;
      4. 罪行的性質、嚴重性及猖獗性;
      5. 犯案人的犯罪紀錄; 
      6. 犯案人的家長或監護人的態度等因素

    資料來源:香港警務處

    轉載自香港律師會《法律通識》


    返回頂部

    坐監要問醫生

    阿德沒有按時到專科門診打針,他在喃喃自語,沒有上斑,還聽到女孩的聲音,在他耳邊說著:「喺要玩你呀、點吖……」。
    阿德懷疑是鄰家女孩在「整蠱」他,便跟鄰居爭執起來。期間,他取出家中的菜刀弄傷了鄰居。
    阿德驚慌地丟了菜刀,跑到街上蹓連,沒有服藥,他的手在顫動著。他知道警方在找他,便聯絡筆者和他去自首。
    根據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17〈a〉條,阿德被控惡意傷人。由於案情嚴重,案件轉到區域法院審理。
    阿德知道律師費由家人支付,他想省點錢,希望認罪並盡快完結案件。他已預算了要坐監。法官聽罷律師的求情陳詞,便再三考慮精神科的報告。
    根據香港法例第136章《精神健康條例》第45條,法官若信納專家意見,認為阿德精神紊亂,而性質或程度足以構成需要在懲教署的精神病治療中心或精神病院內接受治療,法官可判阿德「入院令」。
    若阿德監禁期滿後重投社區,法官關心的,就是社區內有沒有機制監督阿德按時服藥及覆診;否則,若他又再不打針,不服藥,鄰居的生活就會受影響。
    法官要求專家在機制上再提供意見。精神科醫生建議日後由社康護士及職業治療師上門跟進阿德的情況,若有需要時,醫護人員會勸阿德入院治療。法官得知有關社康跟進機制,最終判處阿德監禁。
    上述例證說明了法律的執行跟民生息息相關,其中精神健康就是必要關注的一環。雖然阿德認罪兼願意坐監,在執行之時,要考慮的因素郤是多方面的。

    轉載自香港律師會《法律通識》

    返回頂部

    非禮

    我們打開報紙,常常看到一些有關在港鐵、巴士上發生的非禮案件。港鐵巴士車廂人多擠迫,是發生非禮的「高危」點。但很多受害人遭非禮後,為免尷尬而不敢作聲地啞忍,讓許多犯者逍遙法外,以致非禮案日益猖獗。
    其實,受害人遇事時應保持鎮定,不要反應過敏,弄清別人的觸碰是否基於意外,以免冤枉好人。一旦確定被非禮時應作自我保護,大聲呼叫其他乘客幫忙及報警,不要讓犯者逃走。
    「非禮」其實是香港法例《刑事罪行條例》第122條的「猥褻侵犯罪」的俗稱,是嚴重的刑事罪行,一經定罪,犯者會留有案底,而最高可被判處監禁十年。
    對港鐵及公共交通工具上發生的非禮案,法庭早在1991年已定下量刑阻嚇指引:初犯者判監2至4星期,再犯則判監2至6個月,不能緩刑。要成功將犯者入罪,控方須證明: (一)被告有意圖地侵犯受害人;(二)該侵犯是猥褻的,或在總體的情況下,正常思想的人會視該侵犯為猥褻及(三)被告意圖作出上述第二點所指的侵犯。
    非禮案的證供多屬控辯雙方「一對一」互相駁斥,如沒有證人,法庭便會就雙方供詞的可信性作出裁決,但合理疑點歸被告。如最近中醫師涉非禮電視女藝人一案,由於法庭未能排除事件是意外的可能,中醫師獲脫罪。
    為避免無謂的指控,在人多擠逼的空間應盡量避免靠近異性。如果是因意外導致碰撞他人,應立刻退縮避開及道歉,以免誤會。對無理取鬧的指控,切忌和對方吵鬧,亦應立即諮詢法律意見。

    轉載自香港律師會《法律通識》

    返回頂部

    甚麼是「侵犯」

    可危害他人的「侵犯」行為,通常包括身體虐待或精神虐待、性侵犯或性騷擾、疏忽照顧等。身體受到嚴重侵犯的例子有毆打、槍擊受傷、謀殺和強姦等嚴重罪行。除了上述嚴重侵犯行為外,一些輕微觸碰,甚至是非惡意的接觸,同樣可判定構成侵犯。一名警察在Collins v Willcock案中履行職務卻被裁定由於被告動作已超出合理水平而構成「侵犯」。
    然而,一般日常的觸碰、因自衛產生的碰撞,緊急情況下的救援行動,皆為抗辯理由。若受害人事先已同意該項行為,他便不能控告他人侵犯。在陳偉雄訴香港特區案中(Chan Wai Hung v HKSAR),被告被控以虛假藉口促使他人作非法性行為,違反刑事罪行條例,他辯稱女受害人與他發生性行為可治病,但由於他作出的是虛假申述,即使有受害人的同意也不容許,被判監禁刑罰。
    誠然,涉及攻擊、毆打和非法禁錮、人身傷亡等皆為侵犯人身的侵權行為。在許多情況下,受害人可循民事方法索賠,或根據刑法或兩者兼而追究責任/索取賠償。每位市民皆享有不被侵犯的法律權利,其身體及身心應享有保護和尊重。若法院裁定被告刑事罪名成立,他須負民事責任。同樣地,被告干犯刑事罪行不成立,並不等於他無任何民事責任。分別在於刑事案中,控方的舉證責任是無合理的疑點,比民事案的舉證準則要求更高。
    在民事損害賠償評估追究責任方面,法庭皆依靠醫學證據評估受害人的傷勢和康復進度。一般而言,可分普通和特別損害賠償,裁決他的痛苦、喪失工作能力、收入損失、其他專項醫療和交通費用等賠償。
    由於上述案件皆涉及不同事實的爭議,不妨諮詢個別律師意見。

    轉載自香港律師會《法律通識》

    返回頂部

    同居男女的家庭居所分配

    吳小姐與男友陳先生已同居超過10年並育有一名兒子。他們家庭居所是吳小姐同居前以其個人名義購入。該物業的首期及按揭款項均由吳小姐支付而陳先生只負責部份的家庭支出。除未正式結為夫婦外,他們在生活上與一般夫婦沒有任何分別。因關係惡化,陳先生現提出分手並要求索取該家庭居所50%的業權。吳小姐希望知道香港法例會怎樣處理陳先生的要求。

    現時家事法庭會根據香港《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第192章)處理離婚夫妻的財產分配。由於沒有夫妻關係,陳先生能要求法庭作出同居家庭財產分配命令的機會較微。但若陳先生能提供證據證明在購買該居所的交易中,他曾出資支付全部或部分樓價或按易供款,則有機會要求法庭作出聲明認定他在該居所擁有若干百份比的實質業權。法院會視乎個別申請情況及考慮整體件事才作決定。

    另外要留意英國最高法院在2011年11月9日的一宗同居財產分配裁決(Jones v Kernott﹝2011﹞UKSC 53)。案中上訴人(女方)及答辯人(男方)同居10年並育有兩名小孩。他們家庭居所由女方出錢買入但以聯名擁有,而按揭極大部份亦由女方支付。同居期間男方只支付部分家庭支出。有關家庭居所,原訟庭初判男方得10%權益。後男方上訴並獲50%權益。其後女方上訴到最高法庭並獲維持原訟庭之裁決,男方只得10%。雖然97回歸後的英國案例對香港法庭是沒有約束力,但仍然會有參考價值,香港法庭是否跟隨Jones案例的做法將是今次這個個案爭議的焦點所在。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管養權及贍養費

    文女士指十年前與陸先生共賦同居,房子及生活費由陸先生支付,並於數年前產下一子。雙方雖不曾正式註冊結婚,但陸先生在兒子出世紙上簽署,確認其為生父。其後雙方關係破裂,文女士決定與陸先生分手,並努力爭取兒子的管養權及贍養費。最初陸先生決意爭取兒子的管養權,但後來又突然放棄,聲稱已遭公司辭退,無經濟能力繼續爭取,只要求獲判合理的探視權。訴訟亦因此而延長。文女士面對突然的轉變,不知如何是好。

    根據香港法例第13章《未成年人監護條例》內第3條列出有關一位未成年人的管養或教育問題,法庭須以未成年人的福利為首要考慮事項。其中第13章第10 (2)條列出法院可就該未成年人發出一項或多於一項命令,包括但不限於指令該未成年人的父親或母親向該申請人 (1) 支付一筆款項,應付該未成年人的當前及非經常需要、(2) 定期支付款項用於該未成年人的贍養費、(3) 將某項財產移轉予該未成年人等,前提是法庭要顧及該名父親或母親的經濟狀況,認為合理才會下達命令。至於其經濟狀況,是由當事人要向法庭全面或誠實的披露。

    一般情況下,當事人不能只憑單方面口講失業或其他經濟狀況突變,而沒有提交相應的文件支持。即使有相關文件,法庭也會分析當事人所提交文件的合理性,是否全面或誠實地披露其當前的財政狀況。若不使法庭信服,法官或會對當事人作出不利的推論,認為他有能力可以支付贍養費。

    至於訟費方面,一般而言,就管養權案件的訴訟,高等法院上訴庭曾下達一般不作訟費命令指引,但法庭是有酌情權的,參考過往案例,若發現訴訟一方在訴訟過程中有不合理的行為,包括但不限於拖延審訊、突然改變要求而無合理辯解等,法庭可判令其支付所有相關訴訟費。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醉酒駕駛與危駛的新刑罰

    本港涉及酒後駕駛事故日增,加重刑罰只是治標不治本之道,還是司機本身要自覺地為人為己,切勿酒後和醉酒駕駛。在最近一宗上訴危險駕駛引致他人死亡案中,法庭指出許多被告是明知危險,所以他們應就此而被罰。雖然有時無需把觸犯交通條例的被告視作真正的罪犯,但不應輕易從寬。香港的〈道路交通條例〉治襲英國的道路交通法庭,把「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的最高刑罰提高至10年,判囚與停牌2年的懲罰會同期執行。法庭會考慮案情整體情況量刑,分析被告的刑責 (culpability)因素、懺悔的態度、罪行對死者家人的痛苦和傷害。作阻嚇性的刑罰,以儆效尤。危駕引致他人死亡並沒有特別量刑準則。如果被告有自私和罔顧安全的行為,是應該加重刑罰。若被告認罪節省了法庭時間並免除受害人上庭作供,可以根據法庭慣例得到三分之一判刑折扣。

    法庭會根據新量刑,考慮所有的因素,「重判」被告入獄,刑期以8個月至5年不等,將有助警惕司機小心駕駛。

    另外法庭亦提醒死者家屬及傷者,可循民事追討賠償,經醫生評估及找律師協助,有時車禍對死傷者的身體和心靈產生嚴重創傷,無法重拾舊趣和復職,索償金額可高達數千萬元。

    後車撞及前車是經常發生的交通事故。後車撞及前車並不自動等於後者駕駛不小心,法律是講求證據。「不證自明」此法律原則並不適用於刑事案。更重要的是司機應有正確的駕駛培訓,後車駕駛者須在合理可能的情況下採取一個能令他成功處理所有合理預期的交通突發事故,所謂「防範於未然」的緊急事故。除了法庭刑罰外,政府亦著重教育方法,推行駕駛改進計劃,鼓勵司機完成習作及通過測試,避免觸犯交通違例事項。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不誠實使用電腦

    張先生表示他在某機構的人事部任職辦公室助理,好友李小姐應徵了該機構的會計職位,並要在下星期參加招聘考試,請求張先生替她找出試題。昨天午飯時間,辦公室同事全都外出用餐,張先生在人事部主任的電腦熒光幕上發現了招聘考試的試題,情急下便下載了資料,並打算轉送予李小姐。但張先生擔心若他無條件及沒有從中取得任何金錢利益的前題下,有沒有觸犯法例。

    根據香港法例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61條 (1) 款 (c) 段,任何人取用電腦的意圖或目的在於使其本人或他人不誠實地獲益 (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5年。

    張先生表明他本人並無從中獲得利益,而他也是本著幫助朋友的心態去行事。但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161條 (2) 款,定義「獲益」的適用範圍解釋,不單涉及金錢或其他財產上的獲益,亦擴展及屬暫時性或永久性的任何該等獲益。根據有關案例,「獲益」也包括取得資料,而這些資料在他未取用電腦時是未曾擁有的。

    過往亦曾經有案例,只要控方能證明被告人是有「目的」而取用電腦,而該「目的」是「在於使其本人或他人不誠實地獲益」(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便能入罪。控方無需證明被告人「事實上」是「獲益」,只要能證明被告人在「取用電腦時」有該「不誠實地獲益」的「目的」便足夠。因此,上述行徑很可能已觸犯法例。

    筆者在此勸喻張先生臨崖勒馬,立刻刪除所下載的資料,並向公司人事部主任主動投案,以免後悔莫及。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在公眾地方犯的妨擾罪

    早前有街頭藝人在行人專用區表演時,因阻街而被票控,結果裁判官裁定那人罪名不成立,有讀者詢問如何才構成阻街?

    所謂「阻街」,是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香港法例第228章)第4條有關妨擾罪及雜項罪行,其中第28項是任何人無合法權限或解釋作出任何作為,因而可直接造成或可導致公眾地方或海岸、航道、泊船處或下錨處、運輸或交通受損或遭受阻礙,即屬違法。值得留意的是其中第15項訂明任何無合法權限或解釋在公眾街道或道路上奏玩任何樂器也屬違法,但具有警務處處長運用絕對酌情決定權發出的一般或特別許可證的條件奏玩者,則屬例外。

    綜觀上述法例,執法人員如發現任何人士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或在無合法權限或解釋下在公眾街道或道路上奏玩任何樂器,即可進行檢控。

    而上述街頭藝人被裁定罪名不成立的案件,裁判官認為第一、《基本法》第34條賦予巿民進行文化活動的自由,而街頭表演是文化活動之一 ; 第二、行人專用區不單提供休閒步行的空間,也容許文化交流及溝通等活動的進行,有限度的阻礙在法律上屬合理範圍,並不違法。言下之意即是若街頭表演者對其他道路使用者造成不合理的阻礙才觸犯該法例,就上述判例而言,街頭表演雖然有少許阻街,但行人並非無路可行,因此並不構成有關妨擾罪。

    反觀上文提及的第15項訂明任何人無合法權限或解釋在公眾街道或道路上奏玩任何樂器屬違法,容易使人覺得有違《基本法》第34條賦予巿民進行文化活動的自由,該項條文是否違反《基本法》第34條,須留待將來由法庭裁斷。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有關觸犯危險藥物條例

    一名中六學生,就鑒於現時青少年吸食毒品猖獗,希望知道有關以下的資料:

    1. 曾吸食毒品是否犯法?
    2. 如何界定管有毒品及販運毒品?
    3. 有關管有及販運毒品判刑指引?

    根據香港法例第134章第8條《危險藥物條例》,吸食毒品是犯法的。如果有人舉報警方會進行調查,會否作出檢控則要、視乎證據而定。

    管有毒品
    有關管有毒品罪行,若任何人未獲第134章條例許可下(例如獲註冊醫生開出並給予的處方獲供應藥物)而管有危險藥物,例如被執法人員從他身上搜出毒品或從他管轄圍內搜出的毒品,便會觸犯管有毒品罪行。若搜出毒品的數量比較多時,不論該被搜出管有毒品的人聲稱是自己吸食,法院會考慮到箇中的潛在危害,換言之,有一部份的毒品給予其他用家。在這基礎上,法院會質疑被告人求情時所聲稱是自己吸食繼而在判刑上作出反映。有關判刑指引,管有毒品一經定罪,是有可能判即時監禁並循公訴程序可達監禁7年。

    販運毒品
    任何人在未獲得第134章下發出許可證,若販運危險藥物,提出販運或他相信該物質是危險藥物或作出或提出作出任何作為,以準備販運或目的是販運危險藥物或他相信該物質是危險藥物,不論該危險藥物是否在香港或將進口入香港或是否被確定據有或存在,一經定罪,循公訴程序可判罰款港幣 $5,000,000及終身監禁。

    一般情況下,法官在判刑時,是會考慮不同種類的毒品,根據不同的案例所發出的指引作出判刑。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偷拍是否有罪

    有一位男士邀請朋友回家開派對,事後其同居女友發現他的一張相機記憶卡內儲存了一位女性朋友如厠的片段,該女友懷疑男友趁開派對期間,在家裏暗中安裝針孔攝錄機偷拍女賓客如廁,於是報警。但警方看過記憶卡後指事發在「私人地方」,按現時法例不算犯法,這豈不是法律的大漏洞 ?

    不錯,如一位女士走在香港的公眾地方時不幸被人偷拍裙底,一般偷拍會被控以「遊蕩罪」,即在公眾地方導致他人合理地擔心自身的安全或利益,有關行為即屬犯法,但在「私人地方」作同樣的行為就不能構成「遊蕩罪」了,現實上的確有需要作檢討及考慮修例。

    說回上述讀者提及的例子,警方可追查是否牽涉未成年少女或有關片段是否已被發放,如有這方面的證據,則可以依據其他法例去懲治偷拍者,作出刑事檢控。

    現行法例下,難以檢控在「私人地方」進行的偷拍行為,但被偷拍的女士仍可根據《性別歧視條例》(第480章)第2條,就性騷擾的行為向平等機會委員會作出投訴,甚或根據該條例第76條就憑藉該條例第III或IV部屬違法的性騷擾行為,提出民事索償。

    性騷擾的定義為:任何人(不如何描述其身份)

    1. 如:
      1. 對一名男/女性提出不受歡迎的性要求,或提出不受歡迎的獲取性方面的好處的要求;或
      2. 就一名男/女性作出其他不歡迎並涉及性的行徑,而在有關情況下,一名合理的人在顧及所有情況後,應會預期該男/女性會感到受冒犯、侮辱或威嚇; 或
    2. 如自行或聯同其他人作出涉及性的行徑,而該行徑造成對該名男/女性屬有敵意或具威嚇性的環境,該人即屬對該男/女性作出性騷擾。

    偷拍的行為如符合上述(a)(ii)或(b)的條件,即可構成「性騷擾」。

    就性騷擾而判給申索人的損害賠償,不論是否涵蓋其他項目的補償,均可包括對感情損害的補償。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虛擬世界有法可依

    相信有很多人都曾經有在網上進行買賣交易、在博客、社交網站或討論區內發表言論、上載或轉載檔案的經驗。儘管你可能會在虛擬世界中使用不同的網名,但你的一言一行是同樣受到現實世界裡的相關法律所監管的。最常見的相關法律責任包括:

    性騷擾的定義為:任何人(不如何描述其身份)

    1. 誹謗;
    2. 侵犯知識產權 (如版權、商標等);
    3. 侵犯個人資料私隱;
    4. 以欺騙手段取得財產或服務;
    5. 網上盜竊;
    6. 公布、張貼、分發或散播淫褻或其他非法資料;
    7. 藉電訊而在未獲授權下取用電腦資料;
    8. 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 及
    9. 刑事摧毀或損壞財產 (包括電腦內或電腦儲存媒體內的任何程式或資料)等。

    這些網站都有著大同小異的私隱政策、服務條款及負責聲明。使用條款一般規限了會員的一言一行並且列明了會員的彌償責任。彌償責任是指倘會員因違反服務條款或侵害其他人任何權利因而衍生或導致任何第三者向網主提出索賠,會員便須向網主作出全額賠償,並包括但不限於律師費。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刑事案上訴的權利

    在裁判法院進行聆訊的控罪範圍廣泛,包括簡易程序 (Summary procedure)罪行和可公訴(indictment)兩大罪行,較嚴重的可公訴罪行會移交區域法院或高等法院原訴法庭審理。所有刑事案件的程序開始在裁判法院提堂、申辯,其中大部分案件均可在裁判法院審理,其最高刑罰為監禁2年及罰款上限港幣十萬元正。其他輕微罪行(例如交通違例泊車、亂拋垃圾),多由特委裁判官審理。

    當值律師服務計劃在每間裁判法院均設有當值律師,為被告及其家屬提供意見及辯護服務。被告可就區域法院的法律程序申請法律援助,法援署經審核其財務資源及信納為了司法公正,即予法律援助。

    根據刑事程序條例 : 被告人被定罪後不服判決,可在定罪及判刑當日起計28天內,向上訴法庭申請上訴許可。被告人未能在限期內提出上訴,可向上訴法庭申請逾期上訴許可。

    一般而言,案件由被告在庭上回答是否認罪後60天內便會獲得排期處理。若案件涉及被關押的被告,裁判官會加快有關法律程序,通常由被告在庭上回答是否認罪後45天內便會排期處理上訴。上訴權利是香港法律制席內重要的一環,據此較較高級別的法院得以覆核基層法院的判決,如上訴法庭認為所涉及事關重大、影響廣泛,可交由終審法院酌情處理。上訴制度指在確保經由上訴至更高級別的法院,可以推翻或更改任何據稱在法庭聆訊、在刑事程序、或實質上在調查過程中出現不安全或不穩妥的失誤的決定。上訴得直者,刑期可獲減輕。但上訴失敗,刑期或會增加。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網絡法規

    近期愈來愈多網絡犯罪案件,令不少人受害。讀者何先生來信查詢,如果私人電腦被人入侵,繼而利用它犯案,應如何處理。他又問,若不幸成為網絡犯罪的受害者,有甚麼辦法保護自己呢? 其實網絡世界受多項法例監管,並非任由不法者橫行的。

    香港於1993年制定了《電腦罪行條例》,該條例透過修訂《電訊條例》(第106章)、《刑事罪行條例》 (第200章) 和《盜竊罪條例》(第210章),擴大了一些現有罪行的涵蓋範圍。另外,《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亦可保障個人資料免外洩。最近,我們經常聽到有市民的私人資料被人在網上公開,俗稱為「起底」,該行為可能已經觸犯《個人資料(私隱)條例》,視乎目的、情況、嚴重性及影響程度,受害人有權向涉案者追討賠償。另網上侵權行為也一直存在,例如私人相片被人在網上更改,「移花接木」製成惡作劇短片或在網上散播謠言,令當事人名聲受損,這行為經已侵犯《版權條例》或構成誹謗,受害人可向法庭申請Norwich Pharmacal Order,要求網絡服務供應商提供涉案者的IP資料,讓警方跟進。

    假若發現個人電腦被人盜用、更改、加入或刪除任何程式或數據,並加以利用來犯案,涉案者已經觸犯《盜竊罪條例》,一經定罪最高可處監禁十年。根據《刑事罪行條例》,損壞私人財產包括電腦,均可被判監。 盜取或竄改電腦內機密資料、入侵他人電腦或在網絡進行惡意性破壞,或在網上散播謠言,損害他人名聲、散播垃圾郵件等,也屬於網絡犯罪。假若你或你的朋友不幸成為受害者,應馬上徵詢法律意見,保障自己。

    陳曉峰
    執業律師

    返回頂部

    性騷擾審訊屬於民事

    讀者W女士聲稱,在工作地點被男同事性騷擾,並感到受冒犯及侮辱。該些騷擾行為包括把頭貼近W的面,同時向W說「錫啖先」;在辦公室走廊上,兩次張開手臂狀似撲向W擁抱她;目光注視W的胸部並說:「嘩,好大呀」等等。

    W女士 的描述正正符合香港法例第480章性別歧視條例第2(5)條解釋何謂涉及性騷擾的行徑:任何人(a) 如(i) 對一名女性提出不受歡迎的性要求,或提出不受歡迎的獲取性方面的好處的要求﹔或(ii) 就一名女性作出其他不受歡迎並涉及性的行徑﹝包括對一名女性或其在場時作出涉及性的陳述,不論該陳述是以口頭或書面作出﹞,而在有關情況下,一名合理的人在顧及所有情況後,應會預期該女性會感到受冒犯、侮辱或威嚇﹔或(b) 如自行或聯同其他人作出涉及性的行徑,而該行徑造成對該名女性屬有敵意或具威嚇性的環境,該人即屬對該女性作出性騷擾。 條例範圍涵蓋了僱傭、教育、提供貨品、設施或服務等範疇。

    W女士可考慮向平機會提出投訴,但須留意時間限制,需於事件發生後的十二個月內提出;若對方拒絕平機會的邀請調停及和解程序,可考慮在區域法院提出法律訴訟﹝訴訟需於事件發生後的二年內提出﹞。很多人誤會性騷擾是刑事審訊,要求控方舉證達至無合理疑點,其個案才可以成立。其實性騷擾申索是根據性別歧視條例,屬於民事的審訊,因此舉證的標準是民事訴訟即「相對可能性的衡量」。 W女士的例子並未包括所有性騷擾的情景,在此告誡大家注意言行,勿觸犯性騷擾而不自知。


    黃愛晶
    執業律師

    返回頂部

    青少年的性犯罪陷阱

    本人近年處理的刑事案中,青少年干犯的「性罪行」所佔比例有明顯上升趨勢。以下兩個真實的案件,大家可引以為鑑。

    案件一:少女A十四歲,在網上聊天認識了十六歲半的男孩B。某天,A趁家人外出,邀請B到其家中。兩人按捺不住,互相擁吻並愛撫,但最終並沒有偷嘗禁果。

    A的母親後來得悉此事,報警將B拘捕,罪名是《刑事罪行條例》(以下稱“該條例”)第146條的「向年齡16歲以下的兒童作出猥褻行為罪」。請注意,受害少女雖然同意男方的行為,但因受害人的年齡未滿16歲,「同意」不能成為免責辯護理由。此項罪名,和「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罪(該條例第123及124條)一樣,男方即使誤信女方的年齡已足十六歲,也不能因此可以洗脫罪名。

    案件二:兩名中二班男女同學C和D,放學後跑到一商塲的平台花園,躲在隱閉的角落親熱。兩人不顧當時自己仍身穿校服,竟然將內褲也脫下來作出淫褻的動作,而整個過程被商場對面的住戶看見並致電報警。結果C和D皆被控「在公眾地方作猥褻行為」(該條例148條)。雖然他們沒有發生性行為,因而沒有導致男方被控以更為嚴重的「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罪 (如女方未滿十三歲,該罪的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但此事已令兩人面對法律制裁及極度的難堪。

    這些案件反映出有些心智仍是非常稚嫩的青少年既對法律無知,也缺乏正確的性觀念。作為成年人,我們應提醒他們切莫因一時的衝動墮入這些陷阱。

    陳永良
    執業律師

    返回頂部

    構成襲擊罪條件

    讀者曾小姐來信詢問,她的同居女友黃小姐在跟她爭論時向她擲香蕉,幸好她閃避得快,香蕉在她旁邊擦身而過,曾小姐希望知道這種行為是否構成刑事罪行。 襲擊是指一個人意圖或罔顧後果地作出任何行為,致使他人擔心面對即時的非法武力。而作出該行為的人必須有使人有此擔心的敵意意圖。

    很多英國案例已經表明:即使沒有接觸受害人身體,向受害人拋擲樽、杯或用武器指向受害人,已構成襲擊。甚至唆使一隻狗向受害人攻擊,亦構成襲擊。 首先,黃小姐「擲蕉」便是一種行為。其次,從當時的環境,可以推論黃小姐是意圖或罔顧後果地作出該行為。最後,從黃小姐在作出行為之前及之後的表情、語言及行為,可以推論黃小姐有使曾小姐擔心面對即時的非法武力的敵意意圖。最後一提,筆者亦看不到自衛的抗辯理據。 無知或誤解法律並非抗辯理由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孝經》,筆者建議曾小姐還是盡早報警,以策安全。 黃小姐也許會向法官說既然某議員不被檢控,她也不應被檢控;但曾小姐可以放心,法律並不容許這種抗辯理由。另外,如果黃小姐向法官引述某議員指沒人報警便不是暴力,筆者奉告黃小姐:無知或誤解法律並非抗辯理由。 筆者一直認為香港現行的法律,包括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12章),已就暴力行為作出了充份的規範,不容許在居所或議事場所或任何地方有任何襲擊及傷害他人等犯罪行為。而受暴力侵害的人士如有需要可考慮向社會福利署申請暴力及執法傷亡賠償。

    麥漢明
    執業律師

    返回頂部

    說粗口犯法嗎

    有讀者來信道,假若他在香港鐵路有限公司範圍內,用粗言穢語責駡港鐵人員,港鐵人員是否有權向他作出檢控。

    根據《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章)第28H條:(1)任何人於鐵路處所之上,不論何時─(a)不得使用任何威脅性、粗穢、淫褻或使人反感的言語,或鬧事、行爲不檢、行爲不雅或作出使人反感的行爲;(2)任何人違犯本條,即有責任向港鐵公司支付對港鐵公司財物造成的損害或對港鐵公司人員造成的人身傷害的賠償金額,或對任何其他人所蒙受的損害或傷害的賠償金額,而不損害因違反本條而招致的任何處罰。任何人違反上述附例,根據《香港鐵路附例》第43條及附表2,最高罰款港幣五千元。

    以一上訴案例說明之:一名乘客因事以粗言穢語責駡一名港鐵職員。該職員向該乘客表示在港鐵範圍內不可講粗口,否則該乘客將會被檢控。

    該乘客沒有理會,並繼續用粗穢的言語責罵職員。最後,該乘客被檢控並經審訊後被定罪及被罰款港幣一千五百元(上訴案件編號:HCMA 641/2010)。

    除了在港鐵內,其實在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如電車、山頂纜車、渡輪、香港油蔴地小輪及天星小輪使用粗言穢語或出言咒駡,亦可能會觸犯相關的附屬法例。現代人生活節奏緊張,尤其在地少人多的香港。在人多擠迫的鐵路或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內,容易與身旁的人產生磨擦。但切記要慎言,避免因一時衝動而惹上官非。

    香港律師會
    社區關係委員會

    返回頂部

    界定「公眾地方」的涵義

    在2008年有一宗刑事上訴案件,裁定涉案的卡拉OK夜總會內的房間不屬於「公眾地方」,故此即使被告人曾向喬裝顧客的臥底警員提出性服務建議(即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他人罪,違反香港法例第200章第147(1) (a)條),被告人亦不能被定罪。因此,有讀者詢問在法律上怎樣界定「公眾地方」的涵義。

    一般而言,「公眾地方」泛指巿民可自由使用的地方,不管是室內和室外。上述案件的法官曾引用終審庭所言,指法庭須考慮法律及事實後,才可裁定有關地方是否「公眾地方」,法律上的考慮是若在當其時「公眾」或「任何一類公眾」無權或不能獲准進入該房間,那房間在當其時不再是「公眾地方」 ; 事實上是若一名顧客使用該房間作私人宴客,該房間是密封抑或只屬於能令人一目了然的地方,那是不影響考慮該房間被視為不是「公眾地方」。

    在上述案件中,臥底警察並無獲發房間鑰匙、賬單無提及房租和他人可否會被拒絕進入等限制,卧底警員也沒有要求使用私人房間,但法官指出無上述情況不等同該房間便是「公眾地方」,以該案為例,法官在考慮所有環境情況後,認為控方未能證明涉案房間當時是「公眾地方」,所以撤銷定罪。這案例一方面反映香港司法的嚴謹,但也顯出警方在執法上的困難。

    香港律師會
    社區關係委員會

    返回頂部

    商戶可否拒收硬幣?

    梁先生在一次外出用膳結帳時,以總值六十餘元的硬幣結帳,其中包括面額為1元、2元、5元及10元的硬幣,但被餐廳職員拒絕收取,梁先生雖然感到氣憤,卻因時間關係而未有即時與餐廳職員理論,並只好用其他方式結帳。因此,梁先生希望知道有關法例。

    根據香港法例454章《硬幣條例》第2(1)條,現行經授權發行的流通硬幣及屬可用作支付下列款額用途的法定貨幣:

    1. 以面額不少於1元的硬幣(即1元、2元、5元及/或10元的硬幣)而言,所支付的款額不超逾100元 ; 及
    2. 以面額少於1元的硬幣(即1毫、2毫及/或5毫的硬幣)而言,所支付的款額不可超逾2元。

    儘管如此,上述法例並沒有賦予任何權力迫使商品或服務供應商接受這些硬幣 ; 而該法例亦沒有其他條文說明禁止拒收法定貨幣的硬幣或訂立罰則來懲罰拒收者的。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2007年7月4日立法會會議中亦曾表示,根據現行《法定貨幣紙幣發行條例》及《硬幣條例》所發行的紙幣和硬幣均為香港的法定貨幣。作為法定貨幣,它是一種有效和合法的支付媒介,在法律上被視為可充分及有效地履行支付義務。然而,在任何商業交易中,交易雙方均可自行決定交易條款,包括決定使用何等支付媒介。對商品和服務供應商而言,是否接受任何面額的紙幣和硬幣以支付某項交易純粹是他們的商業決定,上述條例並沒有賦予任何權力迫使供應商接受這些貨幣。雙方如有爭拗,警方會當作一般「糾紛」案件處理,協助雙方調解。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版權需要登記嗎

    假設作者甲和作者乙均各自在構思編寫一本以香港回歸十多年來的歷史為題的著作。書中均會提及到回歸以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事件,例如回歸大典、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2003年的沙士疫症、2006-2007年的股巿大牛巿等。若作者甲先行出版了他的著作,作者乙於其後出版同一主題的著作,作者乙會否侵犯了作者甲的「版權」?

    版權(Copyright)是一種知識產權,保護人們對其所創作的作品的各種權利。一般而言,版權保護的並非一個人的構想(idea),而是一個人對其構想的表達方式(form of expression of idea)。編寫香港回歸以來的歷史是一個構想,而作者甲所編寫的著作是作者甲對其構想的表達方式。因此,作者甲不可以禁止其他人編寫同一主題的書籍。若作者乙是以自己的文字編寫其著作,即使是同一主題,作者乙並沒有侵犯了作者甲的版權。相反,若作者乙從作者甲的著作中搬字過紙,以完成其作品,那麼作者乙便侵犯了作者甲的版權。

    根據香港的《版權條例》(香港法例第528章)第2條,版權存在於下列類別的作品的產權:

    1. 原創的文學作品、戲劇作品、音樂作品或藝術作品;
    2. 聲音紀錄、影片、廣播或有線傳播節目;及
    3. 已發表版本的排印編排。

    文學作品是指除戲劇作品或音樂作品外的任何寫出、講出或唱出的作品。作者甲和乙所出版的著作便屬於版權條例下的文學作品。要取得一份文學作品的版權,有關作品必須具有「原創性」,即是指作品必須由作者獨立創作,或至少作品中的絕大部份是由作者獨立創作。當然,「原創性」並不代表作者的作品必須是驚世巨著或有極高的藝術及文學價值。即使是一篇普通的文章,其作者都可對其擁有版權。

    同時,根據版權條例,除非文學作品以書面或其他方式記錄,否則版權並不存在於該等作品。在該等作品經如此記錄之前,其版權亦不存在。在一案中,一名記者將其採訪的一篇演說記錄下來,該記者獲判擁有該演說記錄的版權。因此,文學作品必須先以某些方式記錄下來,才可以取得版權。純綷在作者腦海中的構想並不擁有版權。

    在一般情況下,原創的文學作品於作者進行創作並以書面或其他方式記錄下來時便自動取得了該作品的版權,不需要登記或進行任何其他法定程序。

    版權是有期限的,並非永久存續。根據《版權條例》第17(2)條,如有關作者於某公曆年死亡,版權自該年年終起計的50年期間完結時屆滿。因此,假如作者甲於2011年去世,他的文學作品的版權會由年終(即2011年12月31日)起計50年(2061年12月31日)屆滿。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民事訴訟虛假陳述要負責

    打民事官司給我們的普遍印象是既勞民,又傷財。就算是一宗案情簡單的官司,從入稟法庭開始直至審理完畢通常也需要花上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案件無法迅速審理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訴訟雙方拖延訴訟程序的進行。最常見的拖延方法是把原本簡單的案情複雜化,例如通過在狀書、專家報告或證人陳述書中作出失實的陳述來作為抗辯理由,或向對方作出不真實的指控等方法來達到拖延的目的。

    為了堵塞上述民事訴訟程序上的漏洞,經修訂並於2009年4月2日開始生效的《高等法院規則》和《區域法院規則》對上述三類法庭文件的作出規定了更為嚴格的要求。其中第41A號命令規定狀書、專家報告和證人陳述書必須以「屬實申述」(Statement of Truth)形式加以核實,狀書的屬實申述必須由訴訟雙方或其律師代表簽署,專家報告和證人陳述書則必須由作出該報告或陳述書的人簽署。如果訴訟一方是一個團體,均須由團體擔任高級職位的人簽署,例如有限公司的董事、公司秘書或經理。

    上述的新規定的目的是要向訴訟雙方、專家證人和證人問責,追究他們在狀書、專家報告或證人陳述書中作出虛假陳述的刑事責任。因此,第41A號命令接著在規則9規定,如任何人在或安排在以屬實申述核實的文件中,作出虛假陳述,律政司司長或由因有關的虛假陳述而受屈的人,在法庭許可下,可針對他提起藐視法庭的法律程序,有機會被判罰款及監禁。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

    工傷賠償安全不足問題

    若僱主提供的工作環境有危險,僱員應怎樣做? 若不幸遇到意外,可否追究法律賠償責任?

    以重型鐵閘壓死女工事件為例,據報鐵閘最少有300磅重,閘蕊已生锈、霉爛,在去年底檢查該鐵閘時已發現開關不順,但事隔5個月仍未更換。

    在法律上,僱主有責任向僱員提供一個安全健康的工作環境。從事件可見,僱主的警覺意識不足,除通報安排更換該鐵閘,為何不採取其他措施 ? 像提醒使用者或封閉鐵閘,甚至停用該出入口等。在民事法律責任方面,僱主及工作地點負責人均有可能被追究疏忽的傷亡賠償責任。

    另一方面,僱員應留意其工作環境的安全問題,該女工經常開關該殘舊及锈蝕的鐵閘,如發覺該重型鐵桶有倒榻的危險,應即時上報僱主,作為僱員亦可在自身安全理由下,合理地拒絕在該不安全的環境下工作,如有疑問,應盡快尋求勞工處職業安全及健康部的協助。根據香港法例,如僱主或工作地點負責人違反《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港幣200,000元及監禁12個月。

    若僱主及僱員有足夠警覺性,可避免是次意外,盼望僱主及僱員汲取教訓,提高對工作安排的警覺意識,避免傷亡意外。

    香港律師會

    返回頂部